教师茶座

教师茶座

一个“深圳喀什人”的援疆故事

日期:2017-09-20来源:大发PK10彩票 作者:曾志辉

很小的时候,读着“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等著名的诗句,我心中就不由充满了对祖国神秘边疆的无限向往,想亲自去体验一下“边关冷月、塞外寒风”。

2015年初,领导找到我,说想派我到新疆喀什援助支教一年,问我的意见。我当时特别激动,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当时家里还有年迈生病的父母和年幼待照顾的儿子,我带着歉意回家,跟妻子与父母谈了自己的想法,没有想到他们都很支持我的决定。有了家人和领导的支持,我顺利踏上了援疆支教之路。

从四季如春、植被茂盛的南方城市来到了雪山绵绵、戈壁茫茫的喀什,映入眼帘的除了黄色,还是黄色。走在街上,似乎到了另一个国度:周边是戴着面纱的陌生人,说着陌生的语言……陌生的一切让我感到特别新奇,又充满着惆怅——我将如何开展工作?

然而,热情好客的维族同胞和淳朴阳光的维族少年的真诚欢迎打消了我的顾虑。喀什教育局和受援学校为我配备了懂汉语的老师,解决了沟通障碍,工作开展就顺利多了。

出发前,领导一再交待,对口援助新疆喀什,是国家战略,援疆不是简单教课,是政治任务,肩负着特殊使命和责任。工作上要尽快融入,有效对接,创新思路,乐于奉献。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我们以抓好培训师资和推广国语为抓手,积极创建深圳援疆“春蕾计划”,旨在播散教育种子,达到遍地开花的目的。一年中,我们开展了“崇尚科学,反对迷信”的科技活动,“关注课堂、加强教研”的教研活动,“爱我中华,争说国语”的汉语推广活动;并创建援疆支教4+1的工作模式,即每周4天在挂职学校开展教育教学工作,1天去周边学校开展教研活动。这种支教方式,既确保了支教教师在受援学校完成教研任务,同时,也有利于我们广泛深入地了解喀什教育的现状,更为有效地去影响更多的学校和老师,扩大援疆支教的影响力。

喀什工作的一年中,我在引导学生参与汉语朗读比赛、科技创新活动、艺术展演活动的同时,听课超过200多节,指导交流、参与教研超过200次,开展市级讲座达20余次,上市级公开课达10次以上,所带“徒弟”覆盖高中、初中、小学达50多人,其中10几个人在市级以上教学比赛中获奖……我们支教时间有限,能够留下教学先进理念并培养一批“教师种子”,在学生中传播一点先进观念,是我们援疆的最终目标。援疆结束时老师和学生真诚的留恋让我们倍感温暖,一年来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

在喀什,不经历几次沙尘暴和地震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刚刚还碧空如洗的天空,瞬间黄沙漫漫、遮天蔽日,能见度不足五米。乐观豁达的喀什人把这种现象叫做“下土”,就象南方的“下雨”,还幽默地说:“一天要吃三斤土,白天不够晚上补”。喀什处于地震带上,一年中,大大小小的地震非常常见,一天早上,天才朦朦亮,一阵剧烈的摇晃把我从床上震到地上。我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本能地赶紧往楼下跑,只见院子里已经站满了衣冠不整的人,大家还幽默地调侃:“震震更健康”。喀什人就是这样,在困难面前总是那么从容不迫;闲暇时刻,总能翩翩起舞、歌声相伴,被誉为“歌舞之乡”。

工作之余,我们在一起打羽毛球、桌球、篮球、踢足球、跑步、游泳、练书法等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们一群队友在一起学种菜,种西红柿、哈密瓜(在喀什被叫“伽师瓜、甜瓜”),几个月下来,居然有了收获,特别开心。

在援疆期间,各级领导高度重视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当时深圳市市委、市政府、教育局领导专程前往喀什探望、慰问,学校也为我们的援疆工作提供了坚实的后盾。

如今,援疆生活已经结束,回忆起来,感慨万端。那是一段难忘的回忆,我不但收获了援友情意,还与当地同事和学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这是值得珍藏一生的感情。

多年来,一批批援疆干部人才在这里挥洒着自己的汗水和激情,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今天的喀什增色添彩。喀什人民会记得,曾经,有那么一群人在那里,为了他们的教育而努力付出过。经历过,无悔过,每当我的学生亲切地叫我的外号“喀什”(也是学生起的),我都感到成为一个“深圳喀什人”无比荣幸。此时此刻,特别想用一首诗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塞外寒风催人老,

边关冷月照无眠。

忠义无关清风夜,

播散激情戍无边。


喀什街头.jpg

练习书法_副本.jpg

马书记中秋慰问_副本.jpg

听课教研.jpg

与许勤市长握手_副本.jpg

曾志辉参与小学数学研讨_副本.jpg

曾志辉师徒合影_副本.jpg

曾志辉徒弟凯塞尔上课_副本.jpg

种伽师瓜_副本.jpg

种西瓜.jpg